A輪融資失敗 VC投資者揭港初創3大「死因」

社會 08:00 2017/04/14

分享:

概念資本創始合夥人張瑞祺稱,初創如目標只做全港或台灣第一,市場太小,難以打動風險投資者。(黃建輝攝)

經歷種子、天使輪融資,香港初創卻往往未能跨過A輪的死亡谷。有風險投資基金(Venture Capital,簡稱VC)創辦人分析,香港初創無法取得融資3大「死因」︰欠缺老闆思維、目標市場太小和欠擴展業務的詳盡計劃。他提醒創業家切忌過於詳盡解釋營運細節,卻忽略提供業務KPI(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的重點數字。

初創踏入成長期後,開始擴大交易額,需要得到VC下一輪的資金投入,但本港初創要得到A輪或Pre-A輪的融資相當困難。VC概念資本(Mindworks Ventures)投資本港多家初創,包括今年初完成2.3億港元B輪融資的Lalamove,概念資本創始合夥人張瑞祺坦言,香港創業家不懂VC的遊戲規則。

【延伸閱讀】初創吸金致勝法 3句話說重點 【有片】

【延伸閱讀】打工偷師探門路 打動阿里獲投資

須列出甚麼指標 量度表現

他解釋,香港創業家欠缺老闆思維,跟VC投資者會面時,經常詳細解釋營運細節,但投資者沒興趣深入了解;相反,他們最關心市場潛力有多大、初創業務KPI如收入、盈利、用戶數量等的目標數字,具備老闆思維的創業家能集中講重點數字,並交代達至目標數字的方法。

張續稱,VC甚少首見初創便決定投資,至少持續監察3、4個月,故初創的投資建議書上必須清楚寫出用甚麼作KPI,及其計算方法,讓VC可量度初創的表現,但本地初創欠缺相關知識,不知甚麼是LTV(Lifetime Value per Customer,客戶終身價值)、CAC(Customer Acquisition Cost,用戶獲取成本)等指標。假如初創是做互聯網生意,像網購時裝品牌Grana般,他要求量度精準至每秒的實時生意額。

張瑞祺表示,他要求基金所投資的初創每周都要交業務「成績表」,如像網購時裝品牌Grana般做互聯網業務,他更要求初創量度精準至每秒的實時生意額。(相片來源:本報資料室)

鎖定的市場太小是另一項令VC卻步的原因,張稱,香港不少初創遵循同一模式,在香港站穩陣腳後,便攻容易進入的新加坡、台灣市場,但上述市場太小,初創如聲稱要做全香港或全台灣最大,或許可打動天使投資者,但不適用於VC,因VC要求100倍回報,

創業家不能夠驚,要做便要做全中國甚至全亞洲最大!

【延伸閱讀】估值逾3億美元 投資者眼中的GoGoVan【有片】

【延伸閱讀】前阿里巴巴副總裁 投資初創創辦人的4大條件

風險投資者 要求百倍回報

  VC必定會問初創拓展市場的計劃,如張瑞祺會考驗創業家︰

假如公司現在進軍一個城市,我給你100萬美元和1年時間,你如何將資金變成10倍、100倍回報?

創業家要回答出每1元所花的用途,可惜非人人有如斯準備。

他察覺到香港初創因以上問題局限發展,其基金遂連同4間VC共同成立名為Betatron的加速器,教香港早期初創如何得到VC融資。

【延伸閱讀】非洲智能手機王熱賣啟示 初創吸金有法

【延伸閱讀】前騰訊高層:東南亞市場潛力大 利初創發展

香港初創既然難跨越A輪門檻,港府應否出資化身風險投資者?張認為,香港情況是錢比項目多,政府應集中建立創業生態,自然可吸引投資者,如像新加坡政府給予龐大資金支持,反而干擾市場,令一些質素差的業務、創業家都能籌集資金,融資金額遠超其實際價值,所以概念資本決定不會早期投資星初創。

新加坡政府提供大量創業支援,如資金、培訓、平租辦公室等,不過概念資本創始合夥人張瑞祺認為,其做法干擾市場,令一些不合格的初創都能融資。(相片來源:法新社)

【其他熱話】黃子華歡笑的背後  戇豆先生走出抑鬱低谷

【其他熱話】你的出生順序如何 你的事業也必如何?

【其他熱話】碧咸家族坐擁4.7億英鎊 身家多過英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