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裕介的音樂夢 從酒店琴手走到金像獎頒獎台【有片】

休閒 16:53 2017/06/22

分享:

香港電影配樂圈近年多了一位來自日本的生力軍——波多野裕介(Yusuke Hatano)。他今年憑着與金培達合作的《七月與安生》,首獲提名即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項。

波多野裕介也是邵音音的女婿。他2011年才來香港發展,6年來在香港電影配樂圈產量不少,如《全力扣殺》、《使徒行者》、《幸運是我》、《一念無明》,還有《今晚打喪屍》,均是由他創作音樂甚至歌曲。

今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除了《七月與安生》獲最佳電影配樂以外,《一念無明》取得「最佳原創電影音樂」提名,《幸運是我》的歌曲《Better Tomorrow》取得「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提名。

《今晚打喪屍》的主題曲《雙截龍》由波多野裕介作曲及編曲。他還在MV粉墨登場。(電影公司提供

融入香港生活愛「掃街」

這位80後日本人愛玩又喜歡表演,在金像獎頒獎禮上高歌,在熱血搖滾的《今晚打喪屍》主題曲《雙截龍》MV裏,他還化粧扮喪屍,性格開朗,似乎頗適合在電影圈發展。

波多野平日講廣東話為主,「唔鹹唔淡」有時又中英夾雜,訪問時表情多多。他相當融入港式生活,還說初來香港時住太子,經常經過旺角,所以很快愛上「掃街」,大家去片聽聽他怎說。

對於可以在香港獲獎,他頻說幸運。

我講過做音樂是teamwork,所以我也很多謝我的sound engineer,還有我老婆。

身兼鋼琴家、作曲家及編曲家於一身的波多野裕介,涉獵多種不同類型的音樂,包括古典樂、爵士樂,以至當代及電子音樂。

他曾於澳洲讀大學主修作曲,畢業後在布里斯本演奏爵士樂鋼琴數年。他在大學時代結識了太太Jean(邵音音女兒),在她游說下才於2011年轉戰香港發展。

來港初期,他在酒店負責彈琴,及後結識了林敏驄,對方再介紹一些本地新晉導演他認識,由為獨立短片配樂開始做起,一步一步以作品證明了其能力,漸漸開展了他為電影配樂之路。

波多野裕介來港發展全因在澳洲結識了邵音音女兒Jean。她現在也為丈夫的音樂事業打拼。(黃建輝攝)

伯樂林敏驄

提起林敏驄,波多野裕介就笑不攏嘴。

大師他好搞笑,我好鍾意他。

二人如何相識?

我記得大師與Derek Kwok(郭子健)合作了短片《蒲李老祖》,音音姐有份演,我去和他們打招呼,他見我是日本人就叫我做茄喱啡演waiter。我覺得他是天才,他個腦轉得很快。

《七月與安生》的配樂,為波多野裕介帶來事業突破。(網上圖片)

談到合作《七月與安生》的金培達,他一臉感激。

他很有經驗,他懂得用音樂來推動感情,這是很難的,要很有experience和天份,他很好人也很聰明。

波多野裕介和金培達合作創作《七月與安生》配樂,他很有經驗,他大讚這位前輩懂得用音樂來推動感情。(經濟日報資料相片)

崇拜久石讓、坂本龍一

波多野裕介的父母都是日本人,因父親的工作關係,他在美國出生,10年後才返回名古屋繼續學業,所以小時候並不是太懂說日語。15歲那年,他舉家搬到馬來西亞的新山居住,卻要每朝晨早過境到新加坡上學,後來更遷到新加坡居住。

在馬來西亞那一年,我看見有不少人很窮,我才知道父母有錢供我上學已經很幸運,自此我明白I have to work hard for my life(我要為自己的未來而努力)。

他父親的音樂喜好也對波多野裕介有不少影響。

我爸爸好鍾意jazz,我細個聽好多,所以15歲時已鍾意jazz,還自己學彈。啟發我學作曲的,就是植松伸夫為《Final Fantasy》遊戲創作的配樂。

波多野裕介性格開朗表情多多,他說主要是受《Final Fantasy》配樂啟發作曲的興趣。(黃建輝攝)

作為日本人,波多野的音樂成長過程也少不了受到坂本龍一和久石讓這兩位殿堂級日本作曲家的啟發。

每個日本人成長都會聽久石讓的音樂。我來香港後,還發現有細路仔彈他的音樂,我都希望將來有人會彈我的音樂,這是我的夢想!

場地提供︰毗鄰共享商務中心

【延伸閱讀】萬梓良 x 張繼聰 x 白只 走過人生「喪屍」般迷失時【有片】

【延伸閱讀】宮崎駿御用配樂大師 久石讓成功之道:毋忘初心

【延伸閱讀】香港9歲小妹妹譚芷昀揚威《全美一叮》 拆解小巨肺煉成之路

 

撰文 : 胡慧雯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