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Game達人鄭立 玩遊戲學營商談判技巧

休閒消費 13:50 2017/07/20

分享:

勤有功,戲有益。天生玩家鄭立做了最佳示範。從童年大富翁的小玩家,到成為遊戲開發商,再出書《今晚Board Game夜唔夜》教人玩桌遊,鄭立告訴你,識玩,未必致富,卻必可保你平安。

他愛玩,還大肆宣揚玩,因為他察覺到當代教育只會複製聽命的執行者和好僕人;當今領導人決策能力低,也可能是玩得太少之故,

個個狀元都說要去做醫生(訪問當天正值DSE放榜),卻沒有聽過有人想做總統、做企業家。做生意、做領袖,日日要面對open-end questions,還要懂得團結followers,如果你有玩game,你會明,這些你在學校都學不到。

鄭立強調,好的僕人也是人才,但社會不能只有好的僕人,一個社會需要領袖,能指導方向、安定人心。領袖如何訓練出來?遊戲!談遊戲說到人生大道理,太認真會否累?鄭立一臉認真說:

每件事發生,我都會問點解,有人會說:「黐綫㗎咁認真?」但如果我不去想,難道當事情發生了你就要去接受?如果樣樣都不認真,你人生沒過過。

要學經濟,鄭立首推「工業革命」,「這個遊戲教會你,Opportunity taker才可以成為大贏家。」(受訪者提供)

1980年出生的鄭立是玩港式大富翁長大的一代,直至大學時代加入棋會,開始接觸各類Board Game,他又特別鍾情歷史遊戲,

最愛玩談判、外交的遊戲,好像『歷史的世界』,講世界歷史幾千年,大家扮演不同文化,在地圖上開疆取分;還有『軸心與同盟』(一個以第二次世界大戰作背景的戰略遊戲),一玩可以玩一日。

鄭立指,有遊戲都是現實的簡化和模擬,戰棋在初期用於軍事訓練,

德國參謀部開發戰棋讓軍官學習戰略和外交,如合縱連橫,後來才慢慢變成遊戲,外交官和政客都會玩,因為真假外交也是要練的。

『冷戰熱鬥』裏的羞辱技術,是國與國之間的勝敗關鍵,這些學校裏學不到。 (受訪者提供)

學習交涉技巧

勤有功戲無益,這句話鄭立很輕蔑,問鄭立玩遊戲最大進益是甚麼,他二話不說答「學交涉」,

要從商,就一定要先玩遊戲。「商」字,就是商議,negotiation,就好像古惑仔講數一樣。

有人講過,商人都是古惑仔,古惑仔又都是商人,但你要如何鍛練講數能力?讀書?唸多幾次《出師表》?

要學習交涉,必須設定場景才有交涉的理由和條件,遊戲是其一,而且桌遊可以讓你現場看到對方的反應和小動作,都有助心理戰的運用。

好像以冷戰為主題的「冷戰熱鬥」,講美蘇兩國爭做世界話事人,要成為贏家,你要先懂得收買別國,令它成為你的附庸,增加國際影響力,

打開電視機,這些事日日發生,分別是現實政治玩真籌碼,遊戲則玩泥碼,邏輯一樣。

鄭立說,歐洲流行戰棋已久,從軍事訓練演變成後來的Family game。(受訪者提供)

數年前,鄭立從教職跳到自組公司開發遊戲,將遊戲裏的思維活學活用,到底是否真的可行?他笑說:至少公司開了幾年還未執!

住公屋、不靠父幹的鄭立,從生意起步到上軌道,全靠參考「遊戲規則」,

我第一個本金從哪裏來?就跟『Le Havre』(一個扮演資本家的遊戲)一樣去借錢,用別人的錢來做生意;

如何、甚麼時間做買賣?我跟股票遊戲學;到了傾生意時,就用戰棋裏的交涉技巧,如遇上懦弱的對手,你就要壓迫他,但對強硬的人則不能用,總之,最終目的是令對方跟你的想法做事。

即使沒打算做生意,遊戲裏的爾虞我詐,也有警世作用,

電話騙案不會騙倒古惑仔!一個會玩遊戲的人,早已在遊戲裏學懂防範!

《今晚 Board Game 夜唔夜》,CUP出版,書展攤位:1A-E37

【延伸閱讀】港媽創業4年開兩曲奇店:老闆就像高級打雜【有片】

【延伸閱讀】前財經記者開網教投資 小富由飲少杯Latte開始

【延伸閱讀】街頭變小小圖書閣 劇場人創全港擺漂書箱計劃

撰文 : Witty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