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默劇團奪金獎 向香港社會無聲怒吼【有片】

休閒 18:41 2017/08/21

分享:

二人默劇組靠眾籌前往歐洲,並以無聲怒吼香港種種社會怪現象的默劇演出《全日禁區》,勇奪塞爾維亞國際默劇節的默劇金獎。他們正籌備9月重演。

全長約1小時的《全日禁區》共有10幕劇,從不同角度冷嘲熱諷香港禁議題,包括劏房現象、警權過大、媒體自我審查、公共資源私有化、落伍的條例和政策等等。默劇演員崔家樂說:

創作這個劇,是想大家一起反思香港空間的問題。到底這空間屬於誰?是否只要你有錢,地方就屬於你?你的權力可以有多大?

想了解更多《全日禁區》的創作理念?去片睇

憤怒創作

提到近日最觸目的香港「禁」事件,默劇《全日禁區》團隊異口同聲說:

當然是全日西九禁區,就像我付錢請你來禁制我一樣,慘過割地!說到經濟效益,大家都明,但整個過程太反覆,作為小市民就是心裏不舒服。

接着七嘴八舌繼續說「禁」,如DQ立法會議員、劉曉波之死、關愛座變批鬥座……社會「禁」事之多又豈止這幾宗,簡單如走到附近公園看看告示牌,不准踏單車、不准攜寵物入內、不准玩滑板、不准進行球類活動……N項禁令,違規者趕!

香港禁事重重,年初默劇演員黃定邦和崔家樂創作《全日禁區》,無聲怒吼:

到底這個地方是否想趕我們走?

香港禁文化處處。(本報資料室)

回想創作初心,全因滿胸憤怒難平,黃定邦解釋,回歸後政府傾向以「不准你做」作為管理手段,好像趕絕小販、工廈band show。禁之無孔不入,最可怕的一種是禁於無形,崔家樂續說:

業主不斷加租,不合理的價錢令租戶擔負不起,原本做小生意的商戶最終也被迫結業,這也是種變相的禁止,令人沮喪。

小眾到奪金

塞爾維亞國際獨腳戲及默劇節評審指,《全日禁區》勝在有火。(湯炳強攝)

劇場本就是小眾,香港默劇更是迷你圈,《全日禁區》今年2月公演兩場,每場觀眾僅得20人,明知蝕本都要做,因他們獨愛默劇的無限大想像,黃定邦說:

默劇不重語言對白,讓觀眾有更多想像空間。演出後我們會跟觀眾交流,說出各自的想法,社會上應該多些這類溝通平台。

公演結束,但感覺未完,3月剛好在網上得知塞爾維亞國際獨腳戲及默劇節,抱着一試何妨心態報名,結果5月收到大會入圍通知,邀請他們6月出席當地演出,崔家樂笑道:

第一反應是好驚,到底去不去?無錢喎!

無錢就眾籌吧!他們在出發前舉辦了兩場眾籌演出,最後成功籌得機票及基本食宿,兩名演員連同一名幕後,3人飛往塞爾維亞,結果《全日禁區》以歷年來首隊亞洲代表的身份,在這個42年歷史的戲劇節中奪得默劇組金獎。

所謂團隊,實質人丁單薄,(左起)燈光及音樂操作員李嘉偉、黃定 邦、崔家樂及音樂總監鄭展程。(湯炳強攝)

「試吓啦」精神

《全日禁區》決定9月重演,目標是為明年世界巡迴做眾籌,成功與否仍未知,只是貫徹團隊宗旨「試吓啦」精神,黃定邦說:

金獎獎金有4,000元,全會用作日後巡迴,目標是明年到5大洲的5個地方做演出,將香港默劇帶到世界,眾籌成效很難預計。但無論生活和創作上,我們都強調『試吓啦』心態,好像我們常叫大家試吓看默劇啦!之前眾籌也是試吓啦。

社會那麼多禁制,人很容易自我設限,我們都要抱着『試吓啦』心態,因不嘗試就永遠不能探索出新路。

一直笑哈哈的崔家樂一臉認真地總結:

社會問題,必須挑出來,用『試吓啦』心態想方法解決。有了討論,尋求解決方法,那問題才有機會愈來愈細。

Info

《全日禁區》

日期:9月7日

地點:香港藝穗會

【延伸閱讀】由中文老師變的士司機 80後大學生見盡馬路的事【有片】

【延伸閱讀】地下天文台台長教你睇雷達圖預測天氣

【延伸閱讀】炒比特幣變百萬富翁 18歲少年收錄時代曲送上太空

【延伸閱讀】90後港青赴台讀搏擊 由200磅肥仔變《激戰》猛男【有片】

撰文 : Witty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