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哭鬧又拒絕上學   心理學家拆解兒童焦慮症

健康 17:26 2017/10/25

分享:

當小朋友去到新地方,例如升小學,由於環境和人物都是自己完全不熟悉,難免會感到壓力,至於家長如何判斷子女的焦慮是否正常水平,則視乎小朋友的焦慮程度和持續性。

童心苗兒童成長發展中心註冊臨床心理學家饒方莉表示,一般適應困難持續數星期左右,隨着有家長的關心和支持、與老師和同學多了認識,孩子的焦慮症狀慢慢減退。而真正有焦慮症的兒童,開學一段時間(4星期至數個多月不等)的焦慮症狀持續,日常生活受嚴重影響,如拒絕上學、在家經常哭鬧、睡眠嚴重受影響、夜驚等等,此時家長要多留意。
                
當然,焦慮症有分類,包括分離焦慮症(害怕與父母分開)、經常性焦慮症(甚麼事都會擔心)、社交焦慮症(怕跟別人相處)等等,會有不同的症狀,症狀持續時間也各有不同。不過一般焦慮症狀包括以下3方面:

身體:腹痛、頭痛、心跳加速、出汗、發抖、噁心等。

心理:緊張、害怕,惶恐感,緊張的情緒持續一段長時間,而且找不到一些合理的原因,如考試或測驗。例如不在考試或測驗期間出現的緊張情緒,都屬於不合理焦慮。

行為:不願上學、拒絕參與活動或與人接觸等,小孩有時可能出現過度反應如尖叫、嚎哭或拒絕反應,如瑟縮一角,拒絕出門等的行為問題。

【延伸閱讀】小朋友不願單獨睡覺  拆解兒童分離焦慮症徵狀【有片】

家長是如何  子女也必如何?

饒方莉表示,部分家長是「緊張大師」,子女參加活動,家長很在意他們的名次、成績或能否獲獎,小朋友耳濡目染下也緊張起來。其實小朋友如白紙一張,家長待人處事的態度,直接影響孩子面對困難的態度。

要知道,子女跟家長有一個互動的影響,她建議家長照顧好自己的身心,這是幫助子女處理焦慮的第一步。方法:家長感到緊張,給予自己一個空間休息一會,透過靜觀練習令身心得到放鬆,如呼吸空間,感受一下自己當下的情緒,身體感覺、思想,再回到呼吸,數著呼吸,當自己平靜下來,想下如何才能夠協助子女調整情緒,同時有助改善與子女的關係。

想法不等於事實 (Thoughts are not facts)

部分家長覺察到,即使自己做好本份,但是子女仍然經常性焦慮,那應該怎樣做?饒方莉認為,家長需要接納每個小朋友有獨特的特質,不能強迫他們徹底改變,要接納及懷抱孩子每一個部分,包括容易緊張的部分。

她表示,有些小朋友的性格比較緊張,家長可教導孩子用不同的方法處理焦慮,過程中,家長要聆聽、身同感受,並引導孩子思考問題所在,一起想出解決方法,如做甚麼才能夠「無咁驚」。

有一女童來到一所新學校時十分緊張,她媽媽跟她一起深呼吸,女童亦把她的擔心的事和想法畫出來及寫下來,然後勇敢地走入班房。 

到了稍後的時間,家長可跟子女一起回想,究竟之前所憂慮的事最終有沒有發生?好讓孩子累積「想法只是一個想法,並不等如事實。」的經驗,要他們明白到,自己的焦慮想法只不過是思想泡泡,不一定成真。

曾有一位小女孩常常感到擔心,如她害怕橋會塌下來,樹會倒下來,她的媽媽和她一起面對恐懼,去看看橋和樹是怎樣,結果小女孩發現原來自己的想法並非事實。

【延伸閱讀】BBC拆解睡前玩手機危害 專家:孩子與手機同房增焦慮感

了解子女的特質

饒方莉指出,家長不妨運用孩子的強項協助他們改善負面情緒。舉例說,有男孩喜歡跑來跑去,他運動後焦慮感確實有改善。有小女孩熱愛唱歌跳舞,她的媽媽就作了一首「減壓歌」,當女兒有憂慮時便跟她一起唱。有小朋友喜歡畫畫,可鼓勵他多畫畫面對不同的情緒,如此類推。

家長可教導子女進行靜觀呼吸練習放鬆。首先覺察身體的感覺,例如每當有心跳加速、流汗等身體反應,閉起雙眼,慢慢連續做多次吸氣和呼氣(一吸一呼),數着自己的呼吸。對於年幼的小朋友,可以用吹氣球、吹爉燭方式練習呼吸,之後感受一下與之前的分別,都有助減輕焦慮的情緒。

【延伸閲讀】專注力失調坐唔定  專家教用健身球當椅子做功課

忌過份保護子女

饒方莉提醒家長,要接納小朋友的焦慮症的情緒時好時壞,在治療過程期間也可能會反覆,不過隨着時間,孩子會累積不同的方法幫助自己平靜情緒,理論上慢慢得到改善。當然,在臨床上,焦慮症患者透過接受認知行為治療、靜觀練習等等可使病情有改善。

童心苗兒童成長發展中心註冊臨床心理學家饒方莉(黃建輝攝)

她補充,部分家長容易犯了過份保護焦慮症子女的通病,這會削弱孩子面對逆境的能力,宜循序漸進幫幫小朋友直接面對(explosure)害怕的東西。舉例說,想幫小朋友克服對昆蟲的恐懼,先給他閱讀昆蟲圖書,再給他看昆蟲相片、影片,進一級是接觸昆蟲模型,小朋友可慢慢除去對昆蟲的恐懼感。

在幫助有焦慮問題的小朋友,饒方莉常提醒家長和小朋友一句口號:「爬上楷梯,唔怕跌低;直接面對,減低恐懼」,宜循序漸地面對及實踐他們的恐懼楷梯,(Fear Hierachy),勇敢地面對,便能慢慢克服恐懼及焦慮的情緒。

撰文 : 何寶華 TOPick 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