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不到「謝謝」的善終服務 夕陽送行者:我們不求回報

健康 11:15 2018/03/29

分享:

榕光社的義工抱著「開心來,尊嚴活,安心去」的宗旨,陪長者走人生最後一段路。

夕陽送行者是又悲又喜的工作,悲的是經常目睹長者與世長辭,喜的是可以幫助到長者「開心來、尊嚴活、安心走」。非牟利長者服務組織榕光社致力服務長者,當中的「夕陽之友計劃」特別為無依無靠的長者免費做善終服務讓他們安心走人生最後一程路。

KK、Ling Ling、林Sir(由左至右)已經做了超過8年的夕陽送行者。(張展陶攝)

如此有意義的工作,吸引了不少有心人成為義工,當中林Sir、Ling Ling、KK都已經做了超過8年的夕陽送行者。林Sir表示義工們做的全部都不求回報:

這是唯一一個聽不到人說「多謝」的服務。

深受感動而成為榕光社義工

回想初加入榕光社,KK和Ling Ling表示理由很簡單:因為非常有意義。KK和Ling Ling都是看到電視節目「感動香港」,了解到夕陽送行這個服務,並深受榕光社副主席霞姐(林桂霞)的事跡感動,覺得為無依無靠的長者送行特別有意義,從而希望加入成為義工。

Ling Ling表示這絕對是非一般的服務,雖然看似悲傷,但她從來都不這麼認為,因為與長者交流、成為摯友當中的喜樂是無可代替的,那種歡喜更甚見證小孩的長大。

陪長者走最後一程的意義,是什麼服務都無法比得上的。

義工對長者絕對是獻出所有,不論何時何地,一發生問題,榕光社的義工都會盡量安排人手幫助處理,甚至連年初一、二收到有長者離世的消息都會照樣幫忙辦理身後事。

這麼出心出力,為的只是不希望無依無靠的長者去世後變成一組數字。沒親人辦理後事的獨居長者,遺體放置公眾殮房6個月後,政府就會安排一個編號,無名無姓地長埋於沙嶺。

鄧伯(左前)不希望自己死後無名無姓地長埋於沙嶺,所以參與榕光社「夕陽之友」計劃。(楊宛茜攝)

榕光社的善終服務比坊間的服務更有一點不同,他們更重視長者的生活質素,不時探訪長者,切身了解他們所需,成為朋友。所以一眾「夕陽之友」都會視義工為至親。

三位義工所做的都是夕陽送行服務,難免會遇過不少深刻又感動的個案。

Ling Ling:不離不棄 堅持最重要

幸好我每日堅持打電話給婆婆,否則婆婆早已離世。

Ling Ling說的是一位居住在上水,已經90歲的獨居婆婆。她猶記得該名婆婆於年廿八時入院,住了差不多一個月。每日都會發脾氣、吵著要出院,直至出院後Ling Ling每日都會打電話給婆婆問及健康情況。直到有一天,婆婆忽然沒有接電話。

我不放心,所以致電婆婆於大陸的侄女,但侄女又說不用擔心,婆婆應該沒有事。

不過Ling Ling沒有放棄,仍然繼續致電婆婆。最後還是不放心,決定前往婆婆的家中,看看婆婆到底發生什麼事。

誰知一打開門,Ling Ling就看見婆婆中風暈倒在地上,浸泡在屎尿之中,馬上將婆婆送院。送院後婆婆也蘇醒過來,聲淚俱下地向Ling Ling道謝:

對不起,以前我經常責罵你、發脾氣,你都願意繼續幫我......

這個時候Ling Ling已經止不住淚水。直到現在,Ling Ling仍難以釋懷,每當想起這個婆婆都會默默流下眼淚:

只要永不放棄就已經夠。不做義工有一萬個理由,但堅持做就只得一個理由。

【延伸閱讀】無兒無女託義工撒灰 81歲伯伯不願死後化為數字長埋沙嶺

KK:對生命失去希望的婆婆

KK是一位特別用心付出的義工,對於每位長者都會付出100%的心機和時間。不過,並非每位長者都樂意接受義工的照顧。KK曾經遇過一位較倔強、對生命已經沒有希望的8旬婆婆,一直都不太願意接受榕光社義工的幫忙和探訪。

那位婆婆的兒子因為大腸癌逝世,本來我們只幫忙處理兒子的喪事,不過後來我們發覺婆婆的狀況較差,幾天不吃不喝,便決定到婆婆的家中進行探訪。

經過多次的探訪,KK留意到婆婆的腳趾滲出液體,便馬上帶婆婆到醫院檢查,結果發現婆婆患上糖尿病。婆婆隨即自行決定切走小腿,非常勇敢,令KK等義工深感佩服。經過多次的探訪和照顧,婆婆已經逐漸敞開心扉,與義工打成一片,亦開始對生命重燃希望。

義工KK對每位長者都會付出100%的心機和時間。(楊宛茜攝)

另一方面,KK更曾因為一星期面對兩位長者的離世而感到巨大壓力,過度的傷心和壓力使KK爆發濕疹。他指不只自己會緊張長者,其實長者也會非常重視義工,當義工是兄弟姊妹一樣。

曾經就有長者臨離世前,都要見義工最後一面,一見到義工就離開了。

【延伸閱讀】無懼禁忌委託義工辦理身後事 91歲獨居婆婆:我要安樂地走

林Sir:為長者盡全力

林Sir已經成為榕光社的夕陽送行者超過10年,當中仍然難忘一位以前從軍,患上末期癌症的嚴伯伯。嚴伯伯以前是一名軍人,所以對人的警戒心較強,亦不太願意與人溝通,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

嚴伯伯最初很抗拒我們,不過經過一年多的時間,已經慢慢建立友誼,他開始願意透露自己的事。

及後嚴伯伯與義工們的關係變得親密,一班義工更陪伴他購買一套西裝作為壽衣。林生指,最記得嚴伯伯老淚縱橫地說了一句:

從來都沒有人這麼關心我。

林Sir聽到這番說話,亦忍不住眼框中的淚水,二人一同哭了起來。

最後嚴伯伯還是敵不過癌魔去世了,一班義工上到伯伯的家中幫忙執拾時偶然發現了一封看似被水浸過的信。

那封信霉霉爛爛的,看似已經被水浸過,信封上的字都已經化開了。本以為沒有希望,但卻發現信封上有郵遞區號,我們便決定幫伯伯尋親!

因為不放棄、因為仍抱有一絲希望,所以皇天不負有心人,發現伯伯在洛杉磯還有2個妹妹。兩個妹妹隨即飛往香港參加伯伯的喪禮,送嚴伯伯最後一程。

對死亡的看法

每日處理這麼多長者的個案,三位義工少不免對死亡已經看透。當中Ling Ling已經向兒子交託自己的身後事,希望自己不要被搶救;而KK亦與太太簽了成為大體老師,希望死後仍然能為社會出一份力。

三人皆認為其實長者只是希望有人可以聆聽他們,只要有耐性地做一個聆聽者,願意聽他們的故事,其實已經好好。林Sir更指年輕人應該投放更多時間予長者,不要認為自己忙就可以忘記家中的長者。

我們所做的,就只是投放你們沒有投放的時間。

【延伸閱讀】不願讓至親插鼻胃喉 老人科醫生:插喉外也有選擇

撰文 : 楊宛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