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3年抑鬱路轉投生命教育 DSE老師:將自己的傷口變成他人的祝福

社會新聞 17:36 2018/04/23

分享:

她當了20多年中學老師,教出DSE奪5**學生,焦慮與抑鬱卻稍無聲息地找上門,一病就是3年多;她曾定意將學生由腐朽變神奇,追求完美人生,到最後卻被困於流水作業式的教育制度下。蓄短髮的陳穗3年前轉投生命教育,認真說:「我想勇敢為自己活一次,將自己的傷口變成他人祝福。」

據統計,香港每100人,就有3人是抑鬱症患者。「我繞了一大個彎,不想其他人也走冤枉路。」陳穗笑時有點腼腆。

她小學時從內地來港,小學至初中均考頭3名,渴望靠讀書改變命運,認為如讀書不好,就沒有價值。這個想法很牢固,直至陳穗後來成為老師,20多年來教英文、家政等,亦不停思想如何證明自己是一位有價值的老師。她如此形容當時的念頭:「如果我教得好,代表我是有能力、是有料的老師!」

2012年,當她得悉將任教DSE科目「健康管理與社會關懷」,便立定要把這班Band2學生「化腐朽為神奇」。她憶述,教DSE的3年裡,她每日6時多放工後吃個快餐,就開始作戰至深夜11時,週末及假期亦全時間改功課、工作紙,全無個人生活;不單午飯時間捉學生溫書,就連公眾假期,亦要求學生從早上9時補習至4時。

【延伸閱讀】SHINee鐘鉉遺書公開受抑鬱症煎熬 如何陪伴他們走出陰霾?

當焦慮抑鬱症來襲

在新學制、新課程下,陳穗獨自教中四至中六所有選修此科的學生,每班20多人。然而,就在2012年2月學生考模擬試之際,她開始失眠,幾個月來每天只睡3小時。她7月見精神科醫生,確診焦慮症。陳穗坦言,獲悉後無法接受,

我教學生管理精神健康,自己卻患上精神病。

這個病1年後由焦慮變抑鬱。本身是完美主義者的她稱,每次踏出課室,都覺得好自卑,而知悉其病情的人不多於5個。

印象最深刻是放榜那天。陳穗記得,當時一出成績,校長、同事都來道賀,因為這批學生,不僅全部合格、過半班達4級,更有人獲5**。然而,她沒有感到絲毫喜悅,嘆了一句:

我讓全世界知道我有能力,到最後卻迷失自己,失去健康。

【延伸閱讀】80後兩次墮胎悔疚患嚴重抑鬱:每個生命都是獨一無二

轉投生命教育 接受不完美

生命走到絕處,反而讓她變得誠實。陳穗自言,憑信仰和父母支持,她開始承認自己生活得不快樂。她直言:

我寧願接受不完美的自己,都不願只活在別人期望及眼光下。

原來要將身上包袱卸下,首先要擁抱不完美的自己。她終於在2015年,慢慢學會處理過去的傷口。

陳穗更發現,原來身邊很多老師長期處於壓力當中,患上情緒病,但不敢被露病情,怕被家長、學生歧視。她不願這些老師難行的路,沒有人同行。

想把傷口變成祝福

「這份工是合約制,當時身邊所有人都反對我轉行。」陳穗說,她教了22年書,工作穩定、人工高,更有大額公積金,可是她卻於3年前離職,轉投生命教育,只因心裡有份勇氣,想把傷口變成祝福。

她有兩個心願,第一是幫助同樣處於困境的老師;其二是不想更多學生如當年的她一樣,沒有活出真我,走了很多冤枉路。這3年,她設計教材,走訪10多間中學,4月底更舉辦兩岸三地生命教育論壇,希望老師學生重拾內在生命力,

影響一個老師,可以影響幾百個學生。

曾有於Band 3中學任教的老師,教書已沒感覺,以軍訓式命令應對學生,但當陳穗與該老師一起主持生命教育課,講述每個人的獨特性,過半班都參與課堂;更神奇的是,老師找回熱情,下次上課時拿著糖果分享給學生。

陳穗的名字是媽媽改的,說希望她的的人生如麥穗般豐盛;一粒麥子掉在地上,待時日收成,到成熟時則懂得彎腰、謙卑,她笑說,希望真能活出這樣的生命。

【延伸閱讀】DSE老師壓力爆煲實錄 半夜驚醒上課尿頻求診精神科

【延伸閱讀】DSE緊張關頭失眠 營養師教5款宵夜配搭減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