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年來服務嚴重智障兒童 靈實恩光前校長:其實他們很可愛【有片】

健康 14:27 2018/06/18

分享:

靈實恩光學校前校長羅啟康投身特殊教育34年,希望「幫得一個得一個」,為嚴重智障孩子提供最好的教育。

每個人不管生命長短、不管智力高低,也有接受教育的權利。靈實恩光學校前校長羅啟康,過去34年來竭盡全力去培育嚴重智障學生,哪怕學生今天入學明天離世,哪怕學生經常進出醫院,他從不放棄任何一人,希望「幫得一個得一個」,為他們建立愉快學習環境、提供職前訓練,為將來鋪路。

遇上難以忘懷的智障童

靈實恩光學校是一所提供特殊教育及寄宿服務的學校,對象為6至18歲嚴重智障孩子。羅啟康於1991年接任校長,當時的學校有石屎跌落,被列為危樓,要設置臨時校舍,他在任期間不斷將學校改變,直至2017年退休,現為靈實恩光成長中心總監。

半生服務嚴重智障兒童,是源於他實習時遇上一位智障男童。當他還是輔導系本科生時,被派往青年中心實習。每星期總見到一位小六男生,獨自看書、做功課,沒有人理睬,傾談後才發現是智障人士,他不禁想:「能為被遺忘的這群孩子做甚麼?」畢業後他於明愛賽馬會樂仁學校任教師,服務嚴重智障人士,7年後轉往靈實恩光學校。

了解每個如同嬰兒的學生

每年有一兩位學生因身體轉差而離逝,是特殊學校的真實寫照。

有新生今天入學,翌日就已離世。

嚴重智障人士能力有限,有的連行走、坐下的能力也沒有,更不用說站立、跑步。除了教他們溝通,也要了解其吞嚥、吸吮、咀嚼等能力。羅總監形容,學生的狀態就像嬰兒。羅總監坦言,每天很困難,也很新鮮,充滿挑戰。

雖然每班只有8人,但起初我也要花一星期去記學生的名字、性情及能力,包括行走能力、會否抽筋、可否吃較硬的食物、吸吮能力、何時去廁所……一切看似瑣碎,卻是他們每一堂課的實際需要。

因為人手不足,有時他也會帶學生去「遊船河」、游泳等活動,也要幫忙為男生換尿片、換泳衣,帶他們下水、洗澡等。

羅總監喜歡每個學生,在他眼中,每個也很可愛。(陳偉能攝)

午膳時間,踏進飯堂,有學生鬧情緒、流口水、敲打頭部,也有安靜吃飯和主動盛飯的,職員則忙於安頓、安撫。旁人或覺得他們常無故吵鬧,但羅總監說:

其實他們很可愛,熟絡後,你就知道他們很溫馴。吃飯是有點混亂,卻是不由自主,我接納他們的限制,因為這就是他們,我喜歡每位學生,也會擁抱他們。

羅總監說,學生所獲的每一個獎項也得來不易,因為參加者還有主流學校。(陳偉能攝)

特殊教育工作的喜與悲

不少教師、校長每年也會收到聖誕卡,但在特殊學校並不常見,羅啟康更從沒收過,只收過一封電郵,說來無比欣慰:

我的學生不懂寫信、寫聖誕卡。一直以來,只收過學生一封電郵。那位學生轉了校,他認知能力較高,在儀器幫助下能夠拍攝。有次學校舉辦攝影作品展,我去探望他,他很開心,在儀器協助下,打了封電郵答謝我。

任教多年,學生離世令他感受至深。有次學生彌留,十多位同事趕去醫院探望,醫生為學生打了兩次強心針,搶救至深夜十二點不治。學生爸媽很傷心,雖有一名孩子仍就讀本校,但媽媽無法走出陰霾,三年內只來學校兩、三次,有位社工也受打擊,辭職並轉行。因看見這些家庭的需要,他決定再次擔當社工。

無法單打獨鬥的教育工作

羅總監慨嘆,生命消逝是改變不了的事實,傷心過後,仍要堅強面對,繼續教學。每次的傷痛,也令他反思工作及生命的價值。同事間也會彼此扶持,一起祈禱、分享感受。

從事特殊教育工作不能單打獨鬥,同事要互相配搭;家長與學校也要緊密合作,校方絕不可能取代家長角色。

支援家長很重要,隨著孩子日漸長大,爸媽日漸老邁,照顧孩子就更吃力。因此,會透過家訪,以確保家居訓練適合學生。若有需要,校方可助改善器材;家長可學習訓練,借用器材。他表示,在治療室學習的技能,能於課室、家居生活中應用才有進步。

為學生提供愉快學習環境的同時,羅總監也為他們銜接社會打算,特意開設咖啡閣,讓他們學習一技之長。(陳偉能攝)

退而不休為學生將來鋪路
 
他處處為學生打算。二十多年前,他趁學校重建,特意設置水療池,以便學生進行物理治療。他又興致勃勃地介紹感官花園:「這裡可以訓練學生的視覺、聽覺、嗅覺和觸覺。這條隧道會發光,也會發聲,學生很喜歡到這裡玩。」經過花團,又說:「學生會來這裡種菜。」

退休前,他更為學生開設咖啡閣,讓他們學習沖調咖啡,提供多元化學習,讓他們畢業後有一技之長,銜接社會。退而不休的他,現忙於靈實恩光成長中心的工作,為等待成人服務的畢業生,在空窗期提供持續學習的機會以及家庭支援服務。

擔任校長27年,他形容如煙飄過,轉瞬已退休。投身特殊教育這34年,他只說:

沒怎麼堅持,也沒想過放棄,做到多少就多少,希望為他們提供愉快學習環境。

更多正能量報道,請【按此】

【更多嚴重智障患者的報道】

單親爸辭職照顧嚴重智障女兒 一餐當三餐吃:要盡爸爸責任【有片】

從不離棄嚴重智障女兒 單親爸爸:想盡量不要讓她受苦

獨力照顧嚴重智障女兒 單親爸婉拒捐助堅守女兒到盡頭

撰文 : 黃泳欣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