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抑鬱為自閉資優兒爭取融合教育 堅強媽媽:沒有人天生是家長【有片】

親子 10:55 2018/11/28

分享:

Snowy為照顧兒子曾患抑鬱症,最終憑藉對兒子的關愛戰勝心中陰霾。

做媽媽難,做雙重特殊資優學童的家長更難上加難。蔡雪珍(Snowy)18歲的兒子有自閉症、讀寫障礙及專注力不足問題,但同時是一名資優生,在語文理解上具備天賦。Snowy多年來不辭勞苦,悉心教導兒子,過程中也曾氣餒,並一度患上抑鬱症,意圖輕生,但最終還是對兒子的關愛戰勝心中陰霾,令她走出人生低谷,與兒子共同成長。

Snowy的兒子是SEN(特殊教育需要)學生,在視覺空間認知上存有障礙,寫字時會出現「鏡面字」,或同一個字有5種寫法的情形,說話組織能力亦較同齡孩子差。兒子升小學後,課業變得繁重,Snowy每晚陪兒子做功課,一做就做到晚上11時多,在精神和體力上備受煎熬。

Snowy的兒子有讀寫障礙,其中顏色的「色」字就有5種寫法。(曾耀輝攝)

身為會計師的Snowy原本在大公司工作,對事業上有追求,而為了能有更多時間教導兒子,她轉去小型及較舊式的公司,換取彈性上班時間。她試過一年內最多請了60天假,但凡得悉教導讀寫障礙、言語訓練的相關課程均會報讀,因此儲下許多筆記,並自製各式字卡,務求幫助兒子跨過學習障礙。

Snowy曾為兒子製造各式字卡,幫助他跨過學習障礙。(曾耀輝攝)

然而,兒子在學習過程中卻出現許多反抗行為,甚至抗拒媽媽的教導。Snowy表示:

他很勤力溫習,但測驗、默書都是扣分制,很容易就「食蛋」,令他不想再溫。他會覺得連媽媽都要求自己成績好,會有許多對抗性行為,說很難聽的話,像個小魔怪。

Snowy憶述曾想吞服安眠藥意圖輕生時,不禁悲從中來。(曾耀輝攝)

而Snowy的丈夫是傳統男士,不承認兒子有特殊需要,教養重擔全落在Snowy身上,令她承受很大壓力,患上嚴重抑鬱症,試過覆診時欺騙醫生有失眠症狀,打算一次過吞服處方給她的100粒安眠藥:

我當晚想吃下所有藥就算,但腦內一閃,知道只有自己去支持他。如果我走了,他將來怎麼辦?我跟自己說,一是吃下100粒,一是要找方法走完這條路,就算無人幫助和理解也要幫助他,我決定了,就要更加堅強去走這條路。這100粒藥還在我家中,經過多年來已變成粉狀,但我要留下來,每次看到時提醒自己,哭過就算。

振作後的Snowy更堅強,她多次為兒子做評估報告,確切掌握他的學習優勢及先天缺失,並適時向校方反映,讓學校得以跟進兒子學習情形。及後Snowy更與一眾SEN學童的家長,成立了「香港融合教育關注協會」,爭取在主流學校內實踐融合教育。

Snowy的兒子目前休學自修,打算以非聯招方式升學。(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目前Snowy的兒子已休學自修,打算透過報考GCE以非聯招方式升學,她表示放棄為兒子報考DSE,是害怕會打撃他的自信心。

說真的,無人天生是一個家長,也不會有一個學科叫「家長」或「教導小朋友」,都是有了小朋友後慢慢去學,作為一個媽媽也不容易。

【延伸閱讀】擺脫為掌聲而活的人生 高材生老師為SEN學生辭職推失敗教育

【延伸閱讀】80後學習障礙會考得2分 做化妝師找到出路:讀不到書並不是爛泥

撰文 : 陳昊淋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