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醫生】面對疫症不曾退縮 劉飛龍與袁國勇同睡一張碌架床的作戰歲月

社會 07:00 2019/04/01

分享:

劉飛龍早年在聯合醫院任職時,曾與袁國勇及陳健生同居一年。

聯合醫院急症科顧問醫生劉飛龍1981年在港大醫學院畢業後,到了瑪麗醫院內科實習,同期有微生物學權威袁國勇醫生及靈實醫院顧問醫生陳健生,當時3人知道聯合醫院聘請醫生,雖然待遇較其他醫院差,但本着「服侍窮苦大眾」精神,自動請纓到聯合醫院內科工作。

那些年的聯合醫院屬於補助醫院,是眾人口中的「窮醫院」,不論人手、經費、薪酬以至醫療水準都較政府醫院差,即使有醫生宿舍,亦只有資深醫生才可入住。劉飛龍、袁國勇、陳健生及另一名醫生,只能在聯合醫院對面的大廈,租住一個單位「同居」。

劉飛龍醫生在聯合醫院急症室工作逾30年。(曾耀輝攝)

共賦同居逾1年,劉飛龍與袁國勇同睡一張碌架床,劉睡上鋪、袁睡下鋪;劉負責煮飯、袁負責洗碗。袁國勇早前受訪時曾示範將生果徹底消毒清洗乾淨才放進口,亦表明決不食刺身,但劉飛龍卻爆料指,年輕時的袁國勇「乜都話好食!」

劉飛龍笑言,自己不懂煮飯,有次以為自己「好威」,悟出椒鹽蝦煮法,詎料成品卻「鹹到好犀利」,他回想當時的情況都感到十分好笑︰

以為落鹽炒到焦就是『焦鹽蝦』,最後成碟餸鹹得好犀利,袁國勇仲話好送飯、他不懂煮食,所以不會批評,那時我都感到好開心。

劉飛龍憶述,當年曾有袁國勇的病人需做物理治療,惟周六卻無服務,當時二人正與其他醫生於屯門露營,袁國勇專程搭車返醫院,為病人做物理治療、「拍下痰」。

同居日子隨着3人陸續升職,獲發一人一房的宿舍而結束,並肩作戰的歲月過去後,袁國勇重返瑪麗醫院轉攻微生物學,陳健生則轉到靈實醫院工作,獨留劉飛龍留守聯合醫院急症科發展;但因2003年沙士一疫,聯合醫院頓成重災區,又將3人拉在一起。

由於當時沙士病人多有肺炎,在靈實醫院擔任胸肺及紓緩治療科部門主管的陳健生請纓協助,傳染病專家袁國勇亦到院了解,揪出沙士「真兇」,研究治療方案。時任急症部門主管的劉飛龍形容,當時自己是前綫,陳健生協助巡房,最後總指揮就是袁國勇。

說起聯合醫院,劉飛龍形容猶如一個大家庭,醫生間非常團結,有疫症時不曾退縮︰

我們(劉、袁、陳)最初一起來聯合醫院的精神,於沙士事件又顯露了出來,3人可再有機會一起工作都好開心!

【非常醫生】急症先鋒劉飛龍見盡奇難雜症 行醫35載堅持與病人溝通表達關心

【非常醫生】兒子唸獸醫女兒任建築界 劉飛龍醫生教子女心法要懂「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