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身返工的5個理由

City 16:52 2015/10/23

分享:

秋天,為大地帶來睡意。每逢早上,阿潮寧可躲在被窩裏扮死屍都不想返工。到底是誰發明了返工?為甚麼人人都要受返工之苦?

不過阿潮細心一想,每個人都有忍辱負重,頂硬上要返工開OT的理由:

1. 層樓未供完

在四處都是「樓奴」的今天,人人都把自己的大部份薪水供奉給層樓,為樓死、為樓亡。

到底要上樓有多痛苦?阿潮屈指一算,一個接近400萬的上車盤(沒錯,300萬的單位已買少見少),一成首期約40萬,再加上律師費等,即使兩夫婦合起來的月入有3萬元,相信儲到首期時,樓價也早已升到上火星。

而這只是開端,別忘記,香港地人工永遠追不上通脹,為了供樓,只能放棄生活。

有同事為上車,每天吃杯麵當午餐,八達通永遠只增值50元,手機永遠是砸不爛的諾基亞,放假為了省錢,只能躲在家中扮毒男毒女......

所以為了層樓,返工就是你的一切,莫說老闆叫你開OT,叫你開山劈石也要頂硬上。

所以每逢BB豬暗示要結婚,阿潮就會推搪:

我不知道結婚是不是愛情的墳墓,但是婚後供樓就一定是地獄!

來吧,我們過着一部iPhone 用一世、每逢過節穿舊衣的日子!放心,我保證生日一定送蛋糕給你,不過,可能是雪芳蛋糕......

2. 父親不是大劉

六、七十後的人會抱怨自己父親不是李嘉誠,不過可能太離地,所以八、九十後人會說:

如果我父親是大劉(劉鑾雄)就好了!

其實大劉身家應該不及誠哥,大家羨慕他全因他的天才兒子劉鳴煒。煒兄神機妙算,創出「月儲三千上車大法」。他早前說一個月入萬五的打工仔,只要去少次日本,睇少次戲,月儲3,000作首期就可以很快上車。

阿潮覺得煒兄簡直可以拿諾貝爾經濟學獎。雖然阿潮計來計去,月儲3,000,每年即是36,000元,光儲首期也要起碼10年。不過不要緊,諾貝爾獎不設數學獎,絕對無損煒兄成就。

更何況,煒兄地位超然當然可以月儲三千上車,所以大家無法做到,只能問自己父親為何不是大劉。

不過不要緊,早前報道的陳先生也有「月儲一千上車大法」,更成千古數學難題:

挑戰題:今年4月將軍澳新盤嘉悅開售,買家陳生雖然月入1萬,每月只儲一千大洋,但竟可以立即買到670萬元的單位,為甚麼?

答案:因為向他父親借600多萬。

這個連阿里士多德也計不到的數,只要有一個父親便行。既然大家未能成功靠父幹,只能繼續返工儲錢。

3. 家有化骨龍

不少同事返工,只為養妻活兒。本來即使日日要捱世界,但每朝起床都看到可愛的小朋友,應該也會有無比的動力。

不過現實是殘酷的,為了令小朋友贏在起跑線上,家長一定要他們精通多國語言,數學計到去奧林匹克,如此一來,金錢的負擔是少不免的:

同事A:「我個細路今日去學法文,我諗緊學唔學埋俄文好。死啦今個月又洗多咗。」

同事B:「吓,唔學得唔得?」

同事A:「你唔明嫁啦,而家唔學點入名校,起碼要入到X仁X萃先夠人爭。唔係啦,都係報定大學先。」

同事B:「吓,你個仔先得五歲......」

同事A:「你唔明嫁啦。」

沒錯,只要「升呢」成為家長,一個普通打工仔突然變得比諸葛亮更深謀遠慮,每次開口都是「5年計劃」,還會說:

你無細路唔明嫁啦!第時你有細路就知道唔學唔得嫁!

既然如此,努力工作是常識吧!

4. 釣不到金龜婿

每一個office,都一定人在釣金龜。正如釣魚靠魚杆,釣金龜便靠化妝。只要看到打扮花枝招展的OL,你便知道她的事業線只是「放長線釣水魚」:

同事C:「唉,我上個月同個男仔去街,點知佢第二日就唔理我。」

同事D:「點解?個男仔好差。」

同事C:「OK啦。我都頂得順啦,佢係澳洲唔係英國讀書,又只係讀law 唔係讀醫,接我都係渣benz啫,部法拉利維修緊喎,好啦我都接受到,不過我都係講話想換iPhone 啫,佢咁就唔理我。」

由於此類同事抱着「低投資高回報」目標,所以仍未釣到金龜婿,要繼續打工。

5. 買了平機票

對於香港人而言,去旅行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搶到平機票。當有22元飛去日本的機票,誰可抵擋去日本shopping嘅魔力?

相信不少人試過不小心按到航空公司的官網,又不小心入了信用卡的資料,再不小心發現下月有幾日大假,更不小心搶到機票:

我搶到了,我搶到了!

此時你的頭頂發光程度足以炫耀一星期,最好隔鄰的同事一張也搶不到,然後你再在吃飯時不小心透露搶到最平的機票,再不小心被同事看到你在「煲行程」......

相信這種飄飄然的感覺比毒品更令人上癮,不過到你飄到上天花板時便會醒覺:

死了!機票之外好似要食同住,仲要瘋狂shopping,加上其他雜費,那......

沒錯,都怪機票平過吃碗雲吞麵,又要連累你不見了數千元,還不快快工作補數?

撰文:潮人

我叫阿潮,係一個人,來自潮洲。低調啲可以叫阿潮,俾面就叫聲潮人,鍾意寫潮文,香港發生咩事我都寫,潮文乜乜乜。

撰文 : 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