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樂偉:韓劇《錐子》反映韓國工運

City 10:23 2015/11/03

分享:

(相片來源:鍾樂偉facebook)

2014年,tvN 開台八週年特別企劃的劇集《未生》,曾經於韓國社會引起極大迴響。後來,它甚至影響到韓國國會訂立一條以劇中主角「張克萊」命名的保障「非正規職員」的勞工法案。

一年後的今天,另一韓國有線電視頻道 JTBC,亦仿傚上年 tvN 的做法,改篇了崔奎錫作家同名網路漫畫、2014 年韓國文化教育觀光部的「今天我們的漫畫獎」受賞作,並於 Naver Webtoon 網上平均每一期都取得 9.96 分的高分之作《錐子》。

當中的內容,同樣是維圍繞著職場的辛酸與勞工保障等等今天已令不少韓國人深有同感的疲憊問題。

2014 年的《未生》,一套以網絡漫畫改編的劇集成功吸引了媒體關注,今天的《錐子》又會否成功?

剛剛推出的劇集《錐子》,找來了池賢宇飾演原本漫畫中的主角李秀寅,資深「老戲骨」安內相飾演 50 代一位專為弱勢工人與資方談判的商談所所長具高信。

《錐子》的電視劇版本大體忠於原著,像上年 tvN 製作《未生》,未有因為要遷就電視台的需求要刻意增加愛情元素。

《錐子》講述了出身軍官的李秀寅,離開軍隊後加入一所由法國總公司控制,於韓國開設的一所大型超級市場「Pureumi」中擔任課長。

然而,由於總公司忽然要求無論如何,也要開除所有於超級市場裡,負責銷售的中年女性前線「非正規職員」。李秀寅接到指令後表示因為這是非法解僱,未有配合管理層的解僱行動,後來他更與具高信聯合,協助一眾女工與總公司發動工會鬥爭運動。

上述的橋段,對近年有留意韓國電影的影迷來說,也許不算是陌生。2014 年的一套韓國電影《逆權師奶》,正就是講述那件相同背景的往事。

《逆權師奶》的故事起點是於 2007 年,當時韓國大型連鎖超級市場企業 E-Land 旗下的字公司「Homever」,於 2007 年 7 月 1 日的「保障非正規員工」(該法律規定韓國企業必須給予於公司工作滿兩年的「非正規職員」,兩年合約期後轉為「正規職員」) 法例生效前夕,無理解雇了 900 名前線且非正規女收銀職員,釀成了那批女工發動了長達 512 天的大罷工。

《錐子》的故事背景,更把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設置得更早。作家崔奎錫把擁有勞動者魔鬼形象的「Homever」被 E-Land 收購前的前身,法國的「家樂福」於韓國的營運歷史公開出來。

原來,法國的大型連鎖家居生活企業「家樂福」,早於 1996 年便已登陸韓國,是較早期來到韓國營運大型家具的外國企業。後來,由於該企業於亞洲市場出現了盈利警告,便決定把全數於韓國擁有的大型超級市場出讓給韓國的 E-Land 集團。

漫畫兼劇集的《錐子》,雖然說起來是故事,但劇中由池賢宇飾演的主角李秀寅,卻不全然是虛構的。原來,主角李秀寅原身,是參考了韓國一位著名的勞動運動家,名叫「金景旭」(音譯) 而創造出來。

金景旭出身於韓國陸軍軍官學校,1998 年畢業以後入社,加入了韓國的「家樂福」。2002 年時,當時位於京畿道高陽市一山的家樂福法國籍經理 Guillaume Bouvet,曾經嘗試以「加入工會」之名,非法地及無理不批准兩名員工應得的晉升機會。

另外,他也要求員工退出工會才能獲得加薪。結果,金景旭眼見不公義之事,開始了於一山的家樂福超級市場裡組織工會,並向首爾地方法院起訴 Guillaume Bouvet,最終 Guillaume Bouvet 被控違反韓國工會法。

後來家樂福被 E-Land 合併收購後,他繼續協助工會與資方進行抗爭。到了 2007 至 2008 年,他更是協調著 E-Land 的非正規員工與資方開展大擺工的主力抗爭者,與劇集中的情節不謀而合。

另外,從劇集的第一集中,我們看到了主角李秀寅雖然是陸軍軍校出身,理應是經歷長時間無條件服從上級指令的教訓,然而,由於他的家庭背景 (父親也曾經發動勞工運動) 與成長歷程 (中學期間,當看到不公平的事情發生時也習慣站出來宣示不滿),驅使他成長以後,每每於目睹有違社會公平與公義的事情時,內心也會較其他於社會主流中趨炎附勢的朋友,出現更大的掙扎。

就在劇集中,便曾經出現了一幕關於李秀寅,他反對軍校中的長官「訓示強迫」軍校中的學生,於韓國的大選期間要投票支持有軍人背景的候選人。原來,這也不全然是虛構的事,李秀寅的確曾經於現實環境出現。

雖然軍人需要留在軍校中受訓,未得上級批准不能貿貿然離開軍校,但韓國憲法也給予了未能於總統大選中親身投票的軍人,可以以「缺席投票人」的身份,於大選前在軍校安排的投票站中投票。

然而,當年 1992 年 3 月底,韓國一名 9 號師團 28 聯隊步兵的小隊長,名叫「李智文」的中尉,忽然主動召開了記者會,公開了他曾經於軍營中,被上級軍官強迫投票支持來自執政黨的保守派候選人,指控軍方有違民主化後韓國軍方承諾的「政治中立」要求,並犯下了選舉舞弊的罪行。

後來,1995 年韓國最高法院宣判李智文中尉獲得勝訴,其後他更也成立了協助與保護公職人員告密者的公民團體。

回到劇中的主線,關於勞動者的不公平對待。一路走來,韓國數十年來的勞工福利與工會保障制度,向來整體亞洲環境中最惡劣的。

雖然隨著 90 年代政治民主化後,國民政治自由度大幅提升,然而經濟實力依舊控制在一堆富可敵國的韓國財閥手上,既有的僱主仍然維持著欺壓處於極度弱勢的勞動者,且於 1997 年的亞洲金融風暴 (IMF 危機) 後借經濟緊縮的理由,把「非正規工人」制度正規化,把一切應有的勞工保障全都去除,亦拒絕工人自辦工會,結果大企業更加於韓國社會橫行霸道,使盡各種荒謬和不公平的手段打擊工人。

正如劇中的弱勢勞動商談所所長具高信曾言:

勞動法是始於 19 世紀時,工人為了保障基本權益以血換取回來。

現在的勞動法對資方來說雖不是全然具阻嚇性,但至少工會是最後一度防線 ...

像德國那樣,小學一年級便已經教育下一代關於勞動團體交涉是什麼,並要求學生學習制作勞動運動的演講辭,法國也於高中時代要求學生編制勞資交涉策略。

這些該是在學校學的東西,使德國瑞典等國家的軍人也有屬於自己的工會

就是這方面較西方落後,韓國社會一向都不重視勞動者的權益,工傷也鮮會獲得賠償。

就如具高信所說「昔日站在維護工人的代表,他朝如果扶搖直上成為社長後,他也是最先破壞工會的人,因為成了有錢人以後,青蛙也會忘記自己從前是蝌蚪,人類就是這樣 ...」。

上年的《未生》,如果是呈現與流露了韓國青年人新入社的無奈職場現況,今年的《錐子》更是赤裸裸地展現出韓國貪婪的大企業對手無寸鐵的工人荒謬的打壓時的心理狀況,還有激活了所有勞動者對工會的醒覺與反抗不公義的勞資關係。

《錐子》現正於香港的 Viu 轉播中,特別鼓勵所有當工人、工會代表,甚至當僱主,花點時間細心閱讀這套劇集,並細味當中發人心省的對白。

原文刊於作者鍾樂偉 facebook,文章獲授權轉載。標題經TOPick 編輯修改,原題為「韓劇《錐子》,會是另一套《未生》嗎?」

撰文 : 鍾樂偉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