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藝治療師的盆景世界 種花種出抗逆力【有片】

健康 11:07 2017/05/05

分享:

(黃建輝攝)

每當工作疲憊、生活受壓,只要走到大自然看一點綠,精神就得以紓緩。同樣,園藝治療(Horticultural Therapy)透過人與植物的互動,也可以為受助人帶來情緒、身體、認知、創意等各方面的正面影響。去片睇

製作創意盆裁「雜草劍山」前,參加者必須親自採摘野花小草。平日行路匆匆,要不是因為放慢步伐和蹲下觀察,根本不會注意到路邊原來藏着許多美好風景。細心地將各式小花小草蒐集完成後,再按個人喜好創作出獨一無二的迷你盆景!

製作「雜草劍山」前,參加者須親自採摘素材,過程中領悟天生我材。(黃建輝攝)

註冊社工、園藝治療師梁美嫻(Michelle)介紹雜草劍山的一盆景一世界,內藏天生我材必有用的信息,

大部分參加者都會驚訝,原來用小花小草都可以創造出如此美麗的盆裁!『雜草劍山』是想讓參加者體會到,我們很容易忽略身邊的人、事和環境,小花小草就像社會上被忽略的小眾,從而再帶出共融社會應彼此尊重的信息。

另一方面,每個人天生也有各自的能力和優點,只是未被發掘而已,所以我們要學會珍惜自己,同時彼此欣賞。

雜草劍山的一盆景一世界,內藏天生我材必有用的信息。(黃建輝攝)

不止是園藝

雜草劍山不止於園藝手作,它是園藝治療常用處方的一種,並與一般的園藝活動有明顯的分別,適用於小孩、年輕人、家長和弱勢社群如特殊教育人士、病患和精神病康復者等。

園藝治療並非插花班,亦不是興趣班,它是透過人與植物的互動和接觸,讓特定的受眾達至他們的福祉(well being)。

首要條件是有特定對象,園藝治療師會為服務對象定下目標,再進行有計劃和持續性的治療,最後園藝治療師也要為對象作活動前後的檢討。

園藝治療適用於小孩、年輕人、家長和弱勢社群等。(受訪者提供)

本身是註冊社工的她Michelle分享當上園藝治療師的經過,

我發現現代人承受很大的精神壓力,亦有一群被社會忽略的人士如自閉症家長。

正統的輔導工作,受助人大多在一間輔導室內約見社工或輔導員;在後現代社會,會使用不同的另類治療作輔助,園藝治療是其一。

2015年Michelle偶然遇上園藝治療,她與丈夫Paul雙雙赴台灣學習,兩人現為台灣ACP認證園藝治療師,

多學一個專才,目的也是希望在幫助受助對象時,能有多一個切入點。

註冊社工梁美嫻(左)從事青年工作超過20年,兩年前與丈夫蔡家樂一起到台灣進修園藝治療。(黃建輝攝)

堅毅生命力

Michelle表示:

一個全面的園藝治療師,首先是Needs Assessment,了解對象需要甚麼。其次是訂下目標,並決定以哪種處方以達成目標,再按對象需要定下一次或多次治療。最後是完成檢討。

Paul和Michelle就曾經為一班SEN學童家長及感化少年家長設計園藝處方——「Upside Down」,方法是將小樹苗放進倒轉的膠樽內,基於生物性,當植物生長到第二三日,原本倒轉的樹苗會逆向地朝太陽生長,Paul介紹:

在觀察植物生長的過程中,希望家長明白到,在教導小朋友時,不要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到子女身上,如子女的能力不在這方面,最終他還是會順着自己的能力去成長,夾硬不來。

Paul還說Uside Down很適合用於生命教育,帶出逆境自強的信息。

Upside Down帶出逆境自強的信息。(黃建輝攝)

【延伸閱讀】9個方法陪伴孩子面對喪親的傷痛

【延伸閱讀】精神科醫生拆解「反社會人格」 給人感覺口齒伶俐有魅力

【延伸閱讀】賈思樂走過抑鬱症:我想幫有需要的人再站起來

【延伸閱讀】潔癖=強迫症? 精神科醫生拆解強迫症徵狀

撰文 : Witty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