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期肝癌病人獲肝臟移植重生 肝最緊要夠瞓

健康 18:10 2017/08/24

分享:

能接受器官移植的是幸運一群,因據估計,香港有超過3,000人正輪候器官移植,捐贈的遠遠不及等候者,部分病人因病情惡化等不及器官移植而離世。梅應全是末期癌症病人,接受器官移植後,它稱「新器官」稱為「BB」,開始「Part 2人生」。

梅應全有8兄弟姊妹,家族中成員大部分是乙型肝炎帶菌者,兩個哥哥先後於93年因急性肝衰竭和腎衰竭以及肝癌離世;他的五哥今年七十多歲,目前已變了末期肝硬化,暫未需換肝。

當時因兩位哥哥離世,我患上了抑鬱症,需服用精神科藥物治療,個人好緊張,憂心下次會否輪到我,或已肝硬化的五哥。

結婚前他接受身體檢查,證實患有乙型肝炎。「當時毋須食藥,小心飲食,不能飲酒、吸煙,少吃貝殼類食物。保持睡眠充足,肝最緊要夠瞓。」

由肝炎至肝硬化到肝癌

小心翼翼,可惜到了97年,梅應全驗到有初期肝硬化。他知道藥物只能抑壓病毒未能根治,常想「幾時會輪到自己」?繼續謹慎飲食,盡量減少給自己壓力。

2012年傳來不幸消息,梅應全證實患有肝癌。

驚到不知所措,腫瘤達4cm已屆末期,排隊等候換肝。 期間他曾進行HIFU(High-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手術,只能把腫瘤切除了1cm,安排進行化療。2013年3月14日接獲好消息,有病人腦幹死亡,而又與他的血型、肝大小等脗合,可替他進行肝移植。

他直言覺得萬分幸運:

聽過院友講,就算你準備好(換肝),都可能當刻有些急症比你還要急而『爬頭』無得換,人生確是時也命也。

當晚他進行了10小時的換肝手術,感謝那病人及家人的無私奉獻。

他手術兩個多星期可出院,當中無排斥也無不適。「點解我咁好彩,歸咎於我平日多做運動和飲食有節制。」換肝後他開心不少,因身體沒了那個「炸彈」。

之前樣樣都好驚,肝炎、肝癌化、肝癌,最後像我兩個哥哥「玩完」。換肝後在瑪麗醫院認識了一班院友,大家同病相憐換過肝,梅應全更當上義工,與等候移植器官病友傾談分憂,平復他們焦慮的心情。

他時刻記着身體藏着別人的一部分。「我當移植的肝是BB,活着都是為了這BB,心存感謝。」

愛運動  注意飲食起居

他雖然一生都要服用抗排斥藥,但與一般人沒倆樣,逢星期二、五打羽毛球、閒時踩單車,不過起居生活仍需注意。

換肝後,醫生囑我一定不能服用中藥、成藥,煙酒也是,少煎炸、牛肉和蝦淺嘗。我們易有傷風感冒,因服抗排斥藥,免疫系統怎做運動都難特別提高。乘交通工具、人多地方必須戴口罩,傷風感冒睇一次一定唔得,要睇兩、三次。

一向熱愛踩單車的他,將於10月8日參加「新鴻基地產香港單車節」的30公里單車賽,與香港器官移植基金會創會主席何繼良醫生、兩個同樣接受過器官移植的康復者組隊參加,尚有一個多月的比賽,現已每星期密鑼緊鼓練習。

我第一次參加單車節,其實一早好恨參加,但一直苦無人同行,今次獲邀參加開心到不得了,有夢境成真之感。所以今次要俾心機踩,不能像平日hea踩。

【延伸閱讀】調查指半數器官移植病人無依指示服抗排斥藥

【延伸閱讀】73歲換肝百米飛人永不言休 冀他人支持器官捐贈

【延伸閱讀】法律Vs人情 器官移植需否修例?

撰文 : 周美好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