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馬初哥10件要知的事 點解男跑手要乳貼?

休閒 18:11 2017/02/08

分享:

香港渣打馬拉松在2月12日舉行,選手應磨拳擦掌。要如何備戰,一眾有經驗的長跑好手應該不用TOPick去教,TOPick亦無謂班門弄斧。不過,很多人的第一次10公里、半馬或全馬賽,都是獻給渣馬,初哥對渣馬可能有很多疑問,在此一一為大家拆解。

1. 最少預多少時間到達現場?

建議在起跑前,超碼一個至個半小時前到達,即是比如你的組別在7時正起步,那麼5時半或6時要到達。因為預留時間寄存衣物、熱身等。而且最花時間是輪候洗手間,當天早上各大商場未開,要上洗手間多數要用流動公廁,每年都例必大排長龍。

在尖沙咀起跑選手,除了流動公廁,可到附近已營業快餐店洗手間或九龍公園洗手間。

2. 男跑手要用乳貼?

很多男性長跑初哥會疏忽而導致的意外——乳頭受損。長跑時,特別是半馬、全馬動輒跑3、4個小時甚至以上,乳頭與衣服不斷磨擦很易磨損,甚至擦至流血。

這方面,女跑手因為有胸圍保護,平時也較注重個人身體保護,男性卻一般較粗枝大葉,初哥或疏忽此事,曾有網友便拍下男跑手,跑至胸前有兩行血痕的慘況,何其悲壯。

所以跑友可以要用乳貼仍保護。或者更好,在所有被衣服遮蓋的地方搽上凡士林作保護,免衣物擦損身體幼嫩位置。

3. 不要自拍?

今時今日,要求大家參加大型活動不打卡呃like,幾乎不可能。但要影相,請在未起步前,跑步時拍照,實在危險,自拍就更不要得,特別是在起跑一刻,一大班人塞在一起已十分擠擁,一不留神便會絆倒,隨時導致人疊人意外。

(經濟日報圖片庫)

4. 對工作人員有禮

明白大家對田總一直有很多不滿,今年的跑衣又可能給大了一個碼。但在場工作人員都是無辜,而且很多是義工,跑手不要將情緒發緒在他們身上。工作人員比跑手更早已到現場作準備,又被日曬雨淋,十分辛苦,他們為跑手打氣時,跑手也可為他們打氣。

5. 出入水站打手勢

跑手在賽事時必需飲水補充,入水站前,要留意前後方會否撞到別人,並可伸一伸手打手勢,示意後尾隨跑手你將減速及轉道入水站,作用就如騎單車打手勢或開車打燈般。

補水後,入回賽道,同樣也要注意,應放慢腳步、打手勢後進入,不要突然急步衝入,否則很易發生碰撞。

(經濟日報圖片庫)

6.剩水要倒出

大家在水站取水杯,不要隨處掉拋在地上,大會設有垃圾箱。同時,香蕉皮、power bar包裝袋、power gel包裝袋等垃圾,也請掉在垃圾箱,參加馬拉松可不是合法做垃圾蟲啊!

另外,有時跑手拿了水,只喝一點,杯中剩餘的手應倒在垃圾箱旁的地上,之後才把杯掉入垃圾箱。因為如果大量跑手都將剩水連紙杯一併掉入垃圾箱,必定大大加重垃圾重量,這便加重了工作人員換垃圾袋時的負擔。

7. 鞋帶鬆了如何辦

如果身體不適、鞋帶散開等,不要突然停下,應慢慢減速,並行到賽道兩旁。忽然停下來,身後的跑手大有機會撞到你。突然蹲下在路中綁鞋帶,更有可能令尾隨者絆至打空翻,極危險。

8. 不要撥開人

跑手都想跑出好成績,可是有些較進取,覺得在面前跑跑得稍慢者擋著你「阻頭阻勢」,於是用手撥開,這是很粗野的行為。做成績重要,但禮貌及安全更重要。

9. 哪一段路最難度

10公里:10公里限時2小時完成,較難路只有上斜入銅鑼灣橋,如果閣下不是太忘形影相打卡,不計時間成績,要2小時內完成賽事應沒問題。但也不要跑得過急,令身體超負荷。

半馬:半馬要3小時內完成。渣馬出名最難是賽道多橋多隧道。當中公認最大挑戰是西隧出口,斜路加大急彎,很考體力。而且出西隧後是賽事的尾段,大約已跑了16公里,已消耗掉很多體力,而餘下還有干諾道天橋,是一段約兩公里的斜路,隨後在灣仔還有馬師道天橋。建議大家分配體力,不要在前段爆盡,記著後來還有大挑戰。

全馬:全馬的前段及後段賽道,與半馬是,但半馬在青葵公路折返,全馬不折返,繼續往前跑向汀九橋、青馬大橋、昂船洲大橋,才再回西九龍公路。全馬跑西隧時(當時已跑了約33公里),挑戰自然比半馬更大,因為體力消耗更多。

此外由半馬入渣打全馬的初哥,在渣馬第一個感困難的路段可能是出長青隧道,再跑向西隧一段路,因為此時你已跑了25.1公里,已比半馬的21.1公里賽程更多,但入西隧一段路卻是很沉悶的一條空路,而且沿路沒有風景可看也沒路人打氣,疲倦加沉悶,很挑戰意志力。

10. 終點站不要打卡

完成賽事,影相是常識吧?大家都想在終點的「Finish」牌影相打卡,但大批選手停留會做成通道阻塞。總之,大家請依照工作人員指示。

 

另外,很多跑手臨最後幾百米路段便衝刺,這會造成心臟很大負荷,量力而為,請不要太魯莽,完成已是很好。

(經濟日報圖片庫)

【其他熱話】魯芬患皮肌炎病逝 醫生解構皮肌炎病症

【其他熱話】哈佛學生教寫神級CV 蘋果高盛爭住請

【其他熱話】茶餐廳「嗱喳」實錄 地上最強「污水醃肉」【有片】

撰文 : 鄧龍傑 TOPick記者